当前位置:  首页 > PK10聚焦

单日百亿市值蒸发!剧情反转崔永元道歉? 传媒板块不买账!

2018-06-05 09:01:00来源:PK10分析网

  明星 “阴阳合同”的话题持续刷爆朋友圈,明星们4天就能赚上6000万,真实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事情至今尚无最终结果,影视股却已遭遇一记重锤,(300027.SZ)跌停,它的“兄弟”,(00419.HK)今天盘中一度暴跌超越20%。

  剧情反转,崔永元负疚?

  6月3日晚,名为“火星实验室”认证号自称已跟崔永元取得联络,对目前事情的停顿,崔永元表示始料未及,“似乎被铤而走险……一开端只是想跟刘震云、冯小刚讨个清白,4天6000万的片酬合同涉事明星并非范冰冰,涉案金额也远超目前曝光金额的10倍以上。”

  文章中称,崔永元在接受火星实验室记者采访时还表示,作为演员,很敬重她们,并向范冰冰、徐帆、刘震云女儿刘雨霖致歉。

  不过截至发稿,崔永元并未在微博上公开招认上述音讯,目前崔永元的最新微博内容为:

  关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请点击时报君昨日推送的《6000万天价片酬隐情多多》一文。

  无论明星能否有经过“阴阳合同”方式签约的事实,其实背后无非是明星天价片酬的老问题。一份用来对外报账,一份用来获取真正收益。

  不过,在行业不规范的背后,除了“阴阳合同”,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种操作方式。有媒体报道称不少明星或经纪公司在有税收优惠政策的中央注册公司(如此前明星扎堆的霍尔果斯),比如请求制造公司承担税费,以至知名演员还能够参股,以投资方的身份获取更大额度的报答。

  A股影视板块市值缩水逾百亿元

  明星能否经过大小“阴阳合同”来逃避税务监管,需求等到监管部门的调查认定,但崔永元射出的这枚子弹,不只炸了文娱圈,资本市场也遭到了牵连。

  影视股今日开盘遭遇一记重锤,全线暴跌。首当其冲的A股上市公司华谊兄弟收盘更是跌停,全天成交8.34亿元,已创下最近三个多月天量成交金额。

  《手机2》正是引爆此次双方掐战的直接导火索。资料显现,《手机2》是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出品的剧情片。在华谊兄弟2018年3月30日投资者交流会上,王忠磊也重点提及了冯小刚导演的《手机2》。

  除了华谊兄弟,也遭遇重锤。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范冰冰持有唐德影视644.96万股,为其第六大流通股东,目前持股市值仍超越9000万元。

  数据显现,申万影视动漫行业目前包含20多家上市公司,目前合计总市值略超3000亿元,今天的总市值已较上一买卖日缩水逾百亿元。

  事实上,在此次风云之前,影视行业上市股价已阅历了连续3年的调整。在2015年牛市影视行业的估值高峰期,A股影视动漫行业上市公司市值一度约6000亿元(当时的上市影视公司数量比目前少很多)。当前该行业总市值已较最高峰缩水近3000亿元,较最高峰接近腰斩。

  华谊兄弟从历史上看市值更是缩水严重。2015年6月12日,牛市高峰时,公司股价一度抵达64.45元,市值一度达800亿元,而按目前股价折算,市值已仅200亿元出头,市值已较高峰缩水了600亿元,缩水幅度达3/4。

  也有乌龙闹出华谊腾讯文娱暴跌超越20%,但“躺枪”的股价反涨

  港股的华谊腾讯文娱盘中则一度暴跌超越20%,该公司股价此前多次大涨。该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包括华谊兄弟国际有限公司,与华谊兄弟为关联公司。

  除此之外,另一家股票称号中含“华谊”二字的股票呈现跌停,不过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践控制人是名为刘伟的自然人。另据天眼查,华谊嘉信背后股东方所持企业数量固然众多,但与华谊兄弟并无太多关系。

  另一家称号中含“华谊”二字华谊集团早盘股价则呈现上涨。资料显现,该公司主营化工、轮胎制造等,与影视行业相去甚远。此前崔永元一度将其搞混,并为此致歉。

  崔永元的矛头本是指向冯小刚的《手机2》,却无意中暴露了文娱圈中存在的“阴阳合同”,从而牵动了资本圈,引发了一场不小的地震。

  不少上市公司今日都发布声明,撇清相关事情对公司的负面影响。

  午后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主停业务为院线发行,电影放映机相关衍生业务,范冰冰事情不会对公司构成影响。

  对外发布,周末的新闻(“阴阳合同”惹起监管调查)对行业肯定是正向作用,合法缴税是大家的共识,慈文传媒与艺人签约都会代扣代缴税,与工作室签约也会商定分明,假如需求工作室代缴也会把这块的税给他们,公司属于合法合规运营。

  一线明星的片酬到底有多高?

  据悉,2010年,当年电视剧单集片酬最高的是谢霆锋,大约是30万/集,而到2012年,这一数据就曾经上升到100万/集。之后,演员片酬节节攀升,有数据统计,仅2016年,一、二线演员的片酬增长了近250%。

  依据公开资料显现,截至去年,日本单集片酬最高的演员也不过拿到500万日元/集,合钱29.3万,也就是说,日本电视剧演员的片酬仅相当于中国2010年的水平。

  上次因演员薪酬引发热议的是电视剧《如懿传》,两名主演的薪酬高达1.5亿元,过高的片酬也让几大视频网站高呼担负过重。于是,今年4月4日,腾讯视频、优酷、三家视频网站联名发出倡议《关于规范影视次序及净化行业习尚的倡议》,公开抵御演员过高片酬、撕番位、乱改剧本、消极怠工等不良习尚。

  三分之二以上的制造本钱都用来给明星付了片酬,那么粗制滥造的问题就很难避免。同时,高片酬带来的“压力传导”,可能会引向“收视率造假”——只需知名演员参与的大制造剧集和综艺才会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只需收视率高了才干得到更多播放,为下一部剧拉来更多资金,构成循环。

  畸高的片酬严重损伤了我国影视业的安康展开,于是,去年九月,五部委曾分离下发通知,明白提出“严禁播出机构以明星为独一议价规范”的请求。随后,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分离会电视制片委员会等分离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造本钱配置比例的意见》。

  《意见》指出,各会员单位及影视制造机构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造本钱范围内,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越制造总本钱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越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

  但是,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这次崔永元所爆料的“大小合同”就是典型的规避政策操作。并非监管部门没有看到这些乱象,而是并没有一个有效政策能够对症下药,这次爆出的“阴阳合同”不过是其中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税收规避伎俩在游走在文娱圈。

  公众号“侠客岛”报道称,在行业失衡展开的背后,也有金融杠杆过度撬动的影子。以电影为例,其实电影界往常盛行的各种术语,比如众筹、私募、基金、完片担保、保底发行,其实都曾经是金融资本运作的手法。无论相关各方能否愿意面对和招认,在很大水平上成为金融衍生品,这在当下曾经是不争的事实。

  从前期筹备、拍摄,到后期制造、宣发,一部影片在面世的全过程中所需的全部资金,在当下都能够被打构成规范化的理财或信托产品中止融资,包括饱受非议的P2P方式。

  也就是说,在过去,电影只需在影院放映才干收回本钱的商业方式,在往常曾经几近被淘汰,最极端的状况下,一部影片可能以至尚未面世,就曾经提早收回本钱。

  这也能在某种水平上解释,影视公司的奇葩之处在于,你永远不知道它的涨跌逻辑,常常就是看碟下菜,看到明星风闻就一阵跟风买进卖出。

  比如赵薇夫妇收购万家文化招致该股狂涨36%,随后因收购失败遭到证监会处分,该股疾速暴跌,最后只剩下一地鸡毛,股民买单。

  范冰冰此前参演《巴清传》男主角高云翔被传出性丑闻,电视剧的制造公司唐德影视瞬间一个跌停。往常女主角又出了事情,唐德影视今天又是股价大跌。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特别对文娱圈的明星来讲,任何一个负面都可能成为招致其演艺事业的停滞,大家都在老诚实实的交税,没想到文娱圈的避税伎俩多的让人咂舌。当这层纸被人捅破,才被众人周知,认真一想,确有不均衡。

人性总是容易极端,观众习气于捧神,但也会踩神,只是想不到,这次的众神归位,居然是来自一个多年宿怨的误伤,这次事情的影响,或许会比绝大多数人想象的深远,有可能成为影视传媒行业的“三聚氰胺”事情,行业的话语权可能会转移,让行业回归到注重作品而不是明星的轨道上来,任重而道远。


(时时:单日百亿市值蒸发!剧情反转,崔永元负疚?传媒板块不买账!明星“阴阳合同”事情仍在发酵)